渐行渐远幸福楼

西广场像秋天飘在海边的一片枫叶,五彩斑斓。冬季的阳光如金,尽情挥洒在西广场高低不平的鱼鳞似的红瓦上,衰草摇曳,似乎翘首“大限”的到来。1963年某个冬日,规划部门的领导站在四川路最高点,用手一划,确定了首先改造四川路与新广场交角的那一片。消息一经传出,群众欢欣鼓舞,口口相传。那时既没有拆迁费,也没有动迁房。1964年初春,春寒料峭,街道办事处首先召开动员大会,号召附近居民发扬风格腾出一部分闲房;其次是要求拆迁户求亲告友自己解决临时住房。时间匆匆,光阴如箭。仅用一个多月的时间,就搬迁完毕,群众觉悟之高,积极性之强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一件艺术品不啻艺术家的心血结晶,同样一座建筑也是设计师的艺术品。工程设计师既保持青岛城市规划的风格,又从实际出发,做了精心设计。设计了不仅能安置全部住户,还有部分预留房,可以解决更多人的燃眉之急。那时青岛多是二三层楼房,最高的是五层楼。在这里设计了七层考虑的是地势较低,根据地势的落差,从四川路建一座桥直通楼房,桥下是一层或二层,桥上照样是五层,既不违背青岛市的规划要求,又受到群众的欢迎,匠心可鉴。

改造一旦开始,工地热火朝天,建筑夜以继日,许多老百姓(603883,股吧)参与挖地运土,且不要报酬,机关、学校也参加义务劳动,这种感人场面是常人无法理解的。1965年底,仅用8个月时间就竣工4号幸福楼,速度之快也是令人惊叹不已的。从四川路搭建一座桥直通幸福楼的3层,这样桥上是5层,桥下是2层,虽无电梯,也符合青岛人的生活习惯。一座新楼倏然在海边崛起,像庞然大物引起无数人的瞩目!

当年搬进256户居民,大家高兴得像过年一样,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。他们的居住条件得到改善,由过去的棚户房变成铮明瓦亮的大楼房,老百姓高兴地说:这是共产党给咱带来的幸福,于是给这座楼起名“幸福楼”。这一“壮举”轰动了岛城,当时的《青岛日报》整版地刊登大幅照片,新闻、通讯、特写,一时间成为舆论的焦点。中小学生也到幸福楼访贫问苦,我作为时任莘县路小学教师,我班不少学生就住在西广场,不仅目睹了楼房的建设之迅速,而且有的住进了新楼房,每户新居民脸上绽开了笑容。我又带领学生参观这些学生的新居,借机让学生以幸福楼为题材,写参观体会的作文,学生写出不少好作文。后来听说,台西镇不少小学搞过此类活动。

当时,我家住在西广场48号,属于第二批改造范围。1966年过了春节,大约出了正月十五,街道开始动迁。我家人口多,二哥5口人加我和母亲共7口人。街道让我和母亲搬到西江路一家姓邵的一间闲房。邵家有一个小院,院内有一棵无花果,还是别的什么树记不清了。有正房3间,由邵家自己住,邵家人口很多,记忆中有7口人,有邵母和6个孩子,其中4女2男,二女儿去了青海建设兵团,当时给我一张穿军装的照片,真有“英姿飒爽”的味道。记忆中邵母不到50岁,微胖,待人热情,大方,我们相处很和谐。我住那间房子似乎做过厨房,有8平方米左右,我和母亲住了8个月,就搬进了新居。我那时年轻无知,也太实在,实在得有点傻,住了8个月房子,既没有给房租,也没有送礼,更没有请人吃饭,至今想起来都有点歉疚。借贵报一角向邵家表示迟到的谢意!

1966年11月2、3号幸福楼前后竣工。两座楼都有一座桥与四川路连接。3号楼桥底仍然是2层,2号楼桥底是1层。这年底,有204户居民乔迁新居,

我家作为拆迁户,于1966年12月搬进2号幸福楼6楼,那是一个里外两间南北朝向的房子,使用面积18平米。当我住进宽敞明亮的楼房时,心情格外舒畅。凭栏远眺,可鸟瞰前海风光,夜晚小青岛灯塔闪烁,渔灯点点; 扶窗北望,可看后海的水光船影、夕阳余辉、晚霞满天。我在这里结婚生子,直到1977年8月1日搬走,我在幸福楼整整住了10个年头,还真有点恋恋不舍。

1967~1968年,相继建成了1、5、6、7号幸福楼和青岛48中学。我二哥也是拆迁户,于1967年搬进1号楼4楼一间17平方米的房子。至此,西广场的改造大功告成,不仅解决了西广场410户拆迁户,还解决了部分无房户,总共有一千多户居民住进了新居。幸福楼的改造不仅创了棚户区改造之先,也创了幸福楼改造之速度。因而在青岛建设史上也留下了浓浓的一笔。

幸福楼,历经风风雨雨40个春秋,2008年5月18日,海底隧道和东西快速路3期拆迁告示指出,幸福楼面临再次拆迁。老楼的百姓再次欢欣鼓舞,他们即将搬到新的小区居住,虽然有些恋恋不舍,但毕竟住房条件再次得到改善。

随着2009年一声巨响,七座幸福楼和青岛48中学夷为平地,从此幸福楼在青岛的地图上抹去了。斯楼已去,此地再无幸福楼!西广场这枚枫叶被文人作为书签夹在了史书里。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澳门威斯尼斯人app下载 @2018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版权所有